您的位置:厦门按摩 > 按摩动态 >

家乡那方水土糅合成的滑润的细腻的粘稠的温暖的黄

时间:10-25 12:21  作者:www.cunmao.info
有一种语言正在逐渐远去,偶尔想起来,亲切的如同回到了老家的场院,小铁头,小石头,小砖头,小硬科,小结实,都是小时候我那个村里男孩的小名,如今他们的孩子的孩子怕都满地跑了,可是这些当了爷爷的人的名字依然洋溢着一种可亲可爱的天真,唤起我对他们的缕缕牵挂。我很得意我的身体里流着和他们一样的血,如果让我为自己的血挑选一种颜色和质地,我愿意它是泥浆,家乡那方水土糅合成的滑润的细腻的粘稠的温暖的黄。
 
其实,这些男孩子都有从家谱排下来的庄严齐整的大号,但是终其一生被村里人作为指称符号的却是初来人世时老辈人随口而起的乳名儿,大都托物言志,有的就直接用形容词了,石头铁蛋结实硬科,都是坚硬抗压之意,无非祈祷幸福延年。
 
小铁头们逐渐成了铁头哥,铁头叔,铁头爷,这不,小结实又当爷爷了。
 
昨天小结实给我打电话报喜,喜洋洋地说:“妹子,你又当姑奶奶了!十月十三回来喝满月酒呀,对了,还得求你这文化人给孩子起个正经八百的名字,咱不狗儿猫儿的乱叫了!”
 
“行啊”我一行应承着,一行不无悲观地想象他那宝贝孙子五官会挤成个什么样儿。